李梦玲老师:从心而觅 感无不通





【人物名片】

李梦玲,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博士,现任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及王亚南经济研究院(WISE)助理教授。研究领域包括市场机制设计、应用博弈论、行为经济金融学等,在Journal of Economic Dynamics and ControlJournal of Housing EconomicsThe World Economy等国际重要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目前主要教授本科生博弈论课程和数理金融学课程。

 

 

少年远游 狮城筑梦

 

刚刚高考结束,由于机缘巧合,李梦玲老师萌生了到新加坡读大学的想法。还在十八岁的懵懂年纪,独自在外生活突然让她一夜间成长起来,国外的学习体验和国内感觉太不一样了。“那时候什么事情都需独自摸索,没有班级的概念,没有辅导员也没有班主任。选课信息、考试时间、毕业要求全都要自己到网上查;学校的宿舍不够,必须要通过多参加社团活动获取较高的活动分数才能申请到宿舍。”李老师回忆道。

 

谈起在本科时选择数学与经济专业的缘由,李老师坦言是它“跨学科的丰富性吸引了她——既有数学量化的逻辑严谨,又有经济社科的人文关怀,相对于其它专业来说综合性更强。回忆起自己的本科经历,李老师认为有两位重要的老师影响自己后来走上科研道路。一位是大一时初级宏观经济学的授课老师,因为本科生科研项目的机会李老师找她做了导师并开始跟着她做研究。“这位老师激励了我继续深造,攻读博士学位。她待人非常随和,真正把学生当作科研项目的合作者,是一种平等的关系。同时她自由而又高效的生活、工作方式也很令我向往。”李老师回忆道,“另一位是大二时博弈论的授课老师,这位老师教学经验丰富,理论结合实际。记得他在讲educational signaling game的时候,还拿自己女儿的读书找工作的经历做例子。这时培养的兴趣为我后来选择博弈论作为研究方向奠定了基础。”

 

虽然有了读博的计划,李老师也积极探索进入业界发展的可能性。本科期间她报考了CFA,希望多接触一些金融方面的知识,拓宽视野。大三暑假时李老师在新加坡渣打银行实习,虽然每天规律的工作生活感觉不错,也能在工作中接触到各种有趣的人,但比起一板一眼地完成上级交代下来的任务,她更喜欢在学术圈里相对自由、能够独立思考的工作方式。本科毕业后,李老师继续在南洋理工大学攻读博士。

 

兴趣至上 聚沙成塔

 

攻读博士期间,李老师的研究方向是匹配理论。“匹配理论可能和本科所接触到的博弈论不太一样,它属于机制设计的一个分支,即如何设计博弈的法则。本科博弈论的主要内容是在给定游戏的规则后,我们去预测大家会怎么做。机制设计是反过来,如果我们希望大家能够采取某种策略,那么这个游戏的规则该如何设计?”李老师解释道。

 

同时李老师也介绍了匹配理论的很多实际应用。例如,高考填报志愿时学生该如何根据录取机制填报“完美”志愿,从顺序志愿到平行志愿背后的经济学原理是什么;又比如在劳动力市场,不同的工作单位对毕业生的偏好不一样,有些单位喜欢成绩较为优异、课外活动也较为积极的学生,有些单位则更看重人际交往能力;而求职的学生对于各个工作单位的偏好也存在很大的异质性。李老师的研究目标则是根据这些偏好的差异性以及其它现实市场中的重要细节,设计匹配机制来使双方对于匹配的结果满意。

 

李老师近期关注的一个研究方向是器官捐赠市场的机制设计问题。这个课题是由欧美国家的经济学者首先展开的,这些年在我国也受到了学界和社会的广泛关注——很多著名经济学家在不断探索如何设计激励机制鼓励人们参与到器官捐赠中来,并且他们的研究成果正在影响各个国家相关政策的制定。这个市场的特殊性引起了李老师的关注——相比于普通商品市场可以通过价格来平衡供需,器官的供需因为受道德、法律的约束则不能依靠金钱交易进行调节,这就需要设计全新的机制来增加供给,优化分配。

 

谈起研究灵感的来源,李老师说,她研究的题目虽然大部分是从理论出发,但在研究的过程中,理论模型的建立需要立足于现实问题,同时也要考虑到哪些待解决的社会问题依赖理论的支持。另外,平时李老师也会大量阅读国内外相关的政策文章,同时结合我国的实际国情,从这些现实问题中寻找有意义的研究方向。比如,以色列在2015年实施的器官分配新政策是有经济学理论支持的,但这一理论与我国的情况是否相符?美国、欧洲现在运行的器官移植交换项目也是由经济学家首先提出的,但这样的项目是否适合在中国开展?这些理论联系实际的问题,为李老师的研究带来了不少的启发。

 

除了自己的科研工作,李老师也指导了不少本科生的科研项目与毕业论文。李老师认为,同学们的研究课题,除了基于数据的实证分析之外,还可以尝试去探索理论模型,比如博弈论上的一些简单的模型,不会过于复杂但也很有意思。李老师非常希望看到有更多学生尝试用这些理论模型来解释平时观察到的经济问题与社会现象。

 

“同学们的毕业论文选题有时太过宏大与宽泛,本科阶段所学知识有限,这些问题往往很难研究透彻。实际上很多发表在顶级期刊的论文着眼点并不大,有时会有一个简单而构思巧妙的理论模型支持,本科同学完全可以理解。我希望看到更多的同学用到这样的方法,关注我们生活中的‘小问题’。”李老师如是说。

 

鹭岛缘 讲台情

 

求职阶段,李老师来厦大面试,就此与厦大结缘。“我觉得这里美丽的校园环境很吸引我,气候也和新加坡蛮相似的。我来面试的那几天和学院的很多老师进行了交流与沟通,聊得很开心,相信将来共事会非常融洽。于是决定选择厦大。”李老师回忆道。

 

目前,李梦玲老师主要教授本科生的博弈论和WISE双学位的数理金融学课程。这两门课的教学难度都不小,尤其是双学位的数理金融:学生的背景差异很大,有的是文科背景,数学基础相对薄弱一些;而理工科背景的同学有时则会忽略问题背后的经济学直觉,所以授课的侧重点比较难以把握。

 

讲课过程中,李老师有一些一直坚持的理念。“一方面,我觉得本科生的课程没有必要过度追求难度,应该让大家了解大框架以及问题的根本起源。有些同学可能比较急于求成,太过在意技术与细节,忽略了基本概念与知识点之间的串联关系,走了弯路。另一方面,我鼓励学生能将学到的知识用于实际生活。比如,我在博弈论课上要求学生以小组为单位做project,把所学理论用来解决现实生活中小而有趣的问题;在数理金融课上,我会展示一些现实中常见的金融产品,让同学们分析它们的结构与特点。”基础打牢、理论联系实际,是李老师尤其看重的两点。

 

教学过程也给李老师的科研提供了不小的帮助。“我们做研究,一段时间往往只专注于一个题目,关注面就会比较狭窄。上课时讲的内容与手头在做的研究题目可能并不直接相关,但往往会帮助我们拓宽思路,在给学生讲授知识的同时,也常会有灵感闪现的时刻,觉得这个知识点在手头的研究可以用上。教学可以帮我拓宽研究思路,跳出固有思维。”李老师笑着说,“同时,我在课堂上也遇到很多蛮优秀的学生,有时候他们提出的问题是我以前没考虑过的,他们的很多观点也很有价值。”例如,有一次李老师给学生讲到location game的时候,有一个学生提问如果有三个或者更多博弈方的均衡是什么样子,是否存在唯一的均衡解,其实老师一开始也不知道答案是什么,所以回去后重新思考了这个问题。虽然老师平时的研究课题和这个问题不相关,但学生的提问给了她拓宽知识面的动力。

 

君子慎独 志美行厉

 

高中语文老师讲曾国藩在独处的时候如何自律的故事给李梦玲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论在学习还是后来的研究过程中,她一直以那时黑板上的“慎独”二字要求自己。短期内,老师给自己定下了发表论文、申请课题的目标。在时间规划方面,李老师的诀窍就是不需要看得太过长远,那样容易造成不必要的焦虑,影响工作效率;还是要形成每天完成一些小任务的习惯。每天规律地读paper、做研究,一个暑假下来读的文献就非常可观了。李老师的长期目标是希望自己的研究成果不仅在学术圈有影响力,也能成为解决现实问题、制定社会政策的重要参考依据。

 

尽管如此,工作生活中的烦恼也在所难免。闲暇时,李老师喜欢跑步、游泳、爬山,有时会去植物园和海边散心。从读博开始,压力就常常如影随形,找到一个释放压力的方式对科研工作者来说尤其重要。

 

采访的最后,李老师对本科生提出了一些希冀。“我觉得现在的同学们拥有比以往更丰富的选择,这是好事,但有时候选择太多也会带来烦恼,比如容易迷失,或者急功近利。”对此,李老师建议大家脚踏实地,多尝试的同时也有所取舍,找准自己想要的东西。

 

(经济学院本科生 陈丹冉 罗雨茵)